第二章 与子同袍 (三)_关河未冷在线阅读

第二章 与子同袍 (三)

2017-09-19更新

  “炮击,鬼子开炮了!”刹那间,再也没人顾得上计较冯洪国到底是去通讯营还是留在军士训练团,二十九军的将领们,齐齐扑向了窗口!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炮弹的爆炸声连绵不断,震得房梁上簌簌土落。潘兴、张俊等二世祖们,一个个吓得脸色惨白,两股战战。而以郑大章为首的沙场老将们,却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了一丝庆幸的笑容。

  炮弹落地位置不是南苑,而是别处!以小鬼子这一个月以来的挑衅规律,当他们向某个目标发起进攻之时,绝不会再分身他顾。

  南苑可能不会再遭到攻击了,至少,不应该日军今夜的重点进攻目标。大伙不用再以劣势的装备,缺乏训练的士兵,去跟日军拼命了,至少今明两天应该不会用。至于后天,到那时军部关于到底是战是和,应该已经有了最后决策了吧?或者明天一早就有新的部队调到南苑来,谁知道呢?

  “接线员,给我接团河行宫,接李栋国,快!”总指挥赵登禹的声音忽然响起,带着明显的焦灼。郑大章等人愣了愣,这才想起来,一三二师的主力今天下午就被日军以小股兵力阻挡在团河附近。当时为了避免双方冲突扩大,一三二师的两个团按照军部要求,暂且退入了团河行宫驻守。而从爆炸声传来的方向判断,此刻日军炮弹落地的位置,恐怕正是他们的头顶!

  “嘟嘟,嘟嘟,嘟嘟!”电话里,先传来了一阵清晰的忙音。随即,接线员的声音也从听筒内传了出来,“报告长官,电话线断路。电话线被人切断了!联络不上团河,联络不上李团长!”

  “给我接怀仁堂,接宋长官,如果宋长官联络不上,就接张自忠军长!”赵登禹急得直跺脚,将电话贴在嘴边大声怒吼。随即,又迅速将目光转向自己的心腹爱将周建良,“特务营,立刻派人去团河行宫,查明情况。并且通知李栋国团长,务必坚守一夜。待明天天亮后,立刻撤到南苑跟我汇合。快去!”

  “是!”特务营长周建良答应一声,飞一般跑出了门外。片刻后,大伙儿耳畔,就穿来的清晰的马蹄声。

  然而,电话听筒内,却始终都是忙音。二十九军军长宋哲元依旧联络不上,副军长张自忠也联络不上。接线员想尽了各种办法,联络了两位长官此刻所有可能的休息之处,都找不到二人的踪影。

  “继续联络,我等你的电话!”赵登禹无奈,只好先把电话挂好,然后将目光看向前任总指挥佟麟阁,询问对策。

  “宋长官和张副军长有可能正在跟香月清司会晤,忙得抽不开身!”佟麟阁苦笑着咧下嘴,低声安慰。“我军实力不如人,两位长官眼下只能忍辱负重,争取一线和平的可能!”

  “唉!”众将领闻听,忍不住齐齐摇头叹息。

  香月清司是日本中国驻屯军总司令,自从今年7月11日上任以来,一直以“零敲碎打,步步紧逼”的方式,迫使二十九军连连退让。先是迫使二十军同意处分7月7日在卢沟桥事变中带兵抵抗的团长吉星文,然后又迫使二十九军下令禁止各级将领主动对日军发起反击,前几天,甚至迫使二十九军答应了由宋哲元本人亲自前往日军指挥部负荆请罪的无耻要求。

  今晚,团河行宫方向又响起了日军的炮声。想必,香月清司又依旧准备好了新的一大堆野蛮无耻的条件,就等着宋哲元长官在条约上签字吧?!作为军人,眼睁睁地看着自家长官被逼到了这种份上,二十九军上下,谁能不觉得屈辱?可是,有啥办法呢?二十九军即便拼光老本儿,也只有一个军。而日寇那边,却是整整一个国家!一个比中国发达了不知道多少倍,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国家!

  “先执行刚才的命令,做好分段防御准备吧!以不变应万变!虽然日军今晚主攻地点是团河,但是大伙也不能掉以轻心!”稍微斟酌了一下,佟麟阁继续提议。

  这是一个老成持重之见,赵登禹欣然点头。环视四周,正准备吩咐大伙分散下去执行任务,桌案上,忽然又响起了大伙期盼已久的电话铃声,“零零零,零零零,零零零……”

  所有人的目光立刻被吸引了过去,包括李若水、冯大器等原本没资格参与决策的学生兵。赵登禹迅速抓起电话,刚应了一声“喂”,听筒内立刻传出了一个慵懒的声音,“舜城将军么?我是燕生。你刚才电话里汇报的情况,宋长官已经知道了。他正在跟香月清司交涉,应该和往常一样,日本人就是想借机敲竹杠!”

  “那团河行宫呢,团河行宫的弟兄们怎么办?就老老实实挨鬼子炸么?”赵登禹紧皱眉头,强忍住肚子里的恶心感觉,大声询问。

  燕生是二十九军高级顾问潘毓桂的字。此人的父亲曾经担任广州知府,与军长宋哲元的父亲意气相投。因此,此人与宋哲元两个之间,也继承了父辈的友谊,相交莫逆。二十九军的大事小情,此人基本都能说得上话。并且每次在关键时刻,都能影响宋哲元的决策,令后者对其言听计从。

  “军部这边,暂时也收不到团河行宫的任何消息。所以,只能由你自行决定!”听筒内,潘毓桂的声音继续传来,不带丝毫地紧张。“能守,就守,不能守,就放弃团河行宫,全部撤到南苑。军长的意思是,保存有生力量为主。切莫因为一时冲动,令战火无限扩大。于今之际,戒急用忍,方为上策!”

  “忍,还要忍到什么时候?潘参谋,再忍,日军就把大炮架在景山上了!”赵登禹越听越憋气,咬了咬牙,沉声质问。

  “这是宋长官经过反复斟酌之后,做出的决定!赵师长,别忘了你是个军人!”电话里的声音,也急速转冷。随即,再度变成了忙音,“嘟,嘟,嘟嘟……”像针一般,折磨着众人的心脏。

  赵登禹紧握听筒的手指,全都变成了白色。手背上,青色的血管根根乱蹦。然而,最终,他还是轻轻放好的电话,转过身,面向大伙,低声吩咐,“诸位,按照先前的安排,带领弟兄们,进入阵地!请务必小心谨慎,切莫给鬼子可乘之机!”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