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与子同袍 (五)_关河未冷在线阅读

第二章 与子同袍 (五)

2017-09-19更新

  罂粟花缓缓下落,一把苗刀忽然凌空扫过,将血红色的花瓣贴着花萼斩下,化作数片折翼蝴蝶,缤纷满地。

  华北驻屯军司令部,中将司令官香月清司收刀,仔细看了看刀刃处若有若无的残红,满意地点头,“嗯,不错。松井机关长费心了,百忙之余,还记得在下喜欢收藏名刀的爱好!”

  “举手之劳,举手之劳而已!”北平日本特务机关的负责人松井太久郎满脸堆笑,大声回应,“中国人喜文厌武,明代留下的文物,只有字画、瓷器还有香炉受重视。而这种戚家军将领所用的苗刀,根本没人追捧。因此虽然保留下来的很少,却卖不上什么价钱。只要在琉璃厂一带遇上了,七八块银元,或者二两大烟土,就能换到。”

  “嗯,的确如此,所以大明朝最后竟亡在了刚刚掌握了文字的女真人手里!”香月清司将苗刀插入鲨鱼皮刀鞘中,一边朝刀架上摆,一边笑着表示赞同,“松井君,你知道吗,不光是戚家军的军刀后来被丢在仓库中生锈,就连戚继光本人,在万历十三年也被一个名叫张希皋的文官弹劾,罢官夺俸,生生气死!”

  “知道,这也是他们的传统。一心为国而战者皆不得善终,如秦桧之杀岳飞,袁崇焕杀毛文龙!”松井太久朗心思非常机敏,立刻顺着香月清司的调子接口。

  “所以,想彻底解决二十九军,就离不开他们自己人的配合。这也是我一直提醒你,重视潘毓桂、殷汝耕等人的意义。哪怕多让他们趁机捞一些好处,总好过让咱们的将士去牺牲!况且中国这么大,大日本帝国想将其完全消化,也离不开这群带路者的配合!”

  “卑职明白!”松井太久郎又鞠了一个躬,笑着补充,“此番能逼得宋哲元进退失据,就多亏了这些人的全力配合。恐怕宋哲元到现在都不知道,他的生死之交一直在为大日本帝国服务。他的每一个电话,电报和每一道军令,咱们都会在第一时间得到副本!”

  “嗯,良禽择木而栖!这是中国传统文化人的做事准则。他们心中,向来只有个人的前途,没有国家和民族的概念。当年清军南下,那些读书人中的精神领袖,如钱谦益,梁清标,就争先恐后恭迎王师!”

  “现在轮到我们大日本帝国了!”

  “从古代的传统看,潘毓桂等人的选择没有任何可以指摘!”

  “他们完全可以各自服务于一个国家,相对着举刀。事后又将彼此当做生死好友!这种情况,恐怕全世界其他任何国家都看不到!”

  “嗯,比如潘毓桂与宋将军。宋将军一直拿他当亲兄弟一般。”

  “潘君和宋将军二人之间的友谊,真的令人感动。昨天潘君还求我,如果打败的二十九军,一定不要杀死宋哲元!”

  “伟大的友谊,恐怕宋将军即便发现是潘毓桂出卖了二十九军,也不会忍心将其处死吧!”

  ……

  二人都是中国通,又都喜欢“收藏”中国文物。因此,即便在大战之前凑在一起,也有说不完的话题。很快,就从历史,谈到了现实,又从现实,谈到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缺陷和文化人的无耻。以及如何充分利用这些缺陷和无耻文人,实现大日本帝国征服整个亚洲的计划。说到高兴处,忍不住就凌空击掌,大有相逢恨晚之感。

  然而,世间总有人不识趣。就在香月清司和松井太久郎二人谈性最浓的时候,屋门却从外边被人轻轻拉开。北平特务机关行动处少佐武田正一手捧着一张地图,大步流星冲了进来。“报告,机关长,香月司令,南苑方面最新敌情!”

  “嗯?!”北平特务机关负责人松井太久郎眉头迅速皱起,但想到旁边还站着香月清司,脸上的阴云又迅速转晴:“辛苦了,武田君。情况又有了新变化吗?还是你又刺探到了更详细的消息?”

  “是中国方面的兵力部署详情!”武田正一并拢双腿,微微低头,双手将地图举到与军帽的帽沿齐平,“根据’货郎’最近一次电话汇报的情况,卑职已经将南苑守军的具体布置,在南苑地图上标注完整。请机关长和司令官过目!”

  “好,好,辛苦了,武田君!”香月清司等的就是这份情报,立刻上前将地图接了过去,平摊在桌案上,迅速扫视。“分段防御,骑九师、三十八师部直属二二九团,放在军营北区?最有战斗力的部队放在了西南?怎么回事,这不该是赵登禹将军的正常水平?”

  “赵登禹刚到南苑,立足未稳。底下人未必都肯听他的。目前他手中的部队,也互不统属,很难做到齐心协力!”特务机关少佐武田正一想了想,迅速回应。

  “的确,赵登禹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仓促间能做出这样的布置,已经非常不容易了!唉!”香月清司点点头,话语里露出了几分明显的惋惜。

  作为职业军人,他本能地想用最公平的方式正面击败对手。然而,让敌人未战先乱,却可以最大地降低日本士兵的牺牲。两厢比较,他当然要选择后者。

  “长官,既然’货郎’已经把所有货物发出,卑职建议立刻切断二十九军的所有通信线路。让宋哲元彻底变成聋子和瞎子!”作为职业特务,武田正一却绝不会给予对手任何同情。稍作斟酌,便迅速提议给二十九军补上最后一份“毒药”。

  “放手去做,注意安全!”香月清司从谏如流,果断点头。

  “是!”武田正一给香月清司行了个礼,快步离去。两条罗圈腿,迈得像风车一样快速。

  “很不错的年青人,后生可畏啊!”香月清司看着武田正一的背影,轻轻点头。

  “就是性子莽撞了些,且有些自以为是!”松井太久郎撇了撇嘴,语气中带上了几分不屑。

  “不要让他出了问题,帝国需要这样的年青人!”香月清司立刻听出了松井太久郎心中对武田正一的嫉妒,带着几分警告地意味提醒。

  日本特务机关内部竞争颇为激烈,每个月都有人在执行任务之时,非常意外的牺牲。以松井太久郎的老辣,想让武田正一这个年青冲动的下属悄无声息地消失,绝对有上百种“合理”方式。所以,为了日本帝国的长远着想,香月清司必须将这种苗头掐灭于萌芽状态中。

  松井太久郎得罪不起香月清司,只好将心中的妒火暂且压下。很不自然地笑了笑,低声说道:“怎么会呢?司令官尽管放心。咱们特务机关,一直在北平城内公开活动。除了极少数愣头青之外,中国的警察和军方,轻易不敢招惹咱们!”

  “哦,我忘记了,你们一直是公开活动的!”香月清司愣了愣,咧着嘴摇头。

  从九一八事变到现在,已经整整六年了!日本特务机关在华北和中国其他大部分地区,居然还能挂着牌子,公开活动。这恐怕在全世界的历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奇观”。而日本军队在跟中国军队发生战斗时,之所以每次都能势如破竹,与各地特务机关的“努力”,绝对密不可分。

  就像今天这一仗,没等开打,南苑守军的一举一动,就都送到了自己手边。现在,连南苑内部的兵力部署,都被潘毓桂用一个又一个电话送了出来,标在了军用地图上。如果这样还打不赢的话,大日本帝国在华北的所有将领干脆就集体去剖腹好了。否则,怎么对得起天皇陛下的殷切期待和全帝国百姓的倾力支持?

  只是,必胜之战,也不能打得过于随意。这仗,不但要赢,而且要赢得干净利落。赢得辉煌灿烂。要将二十九军,乃至华北地区的所有中国军队,都打得胆气尽失。要让所有中国军人,今后提起跟日本帝国的战斗,都两条腿一起打哆嗦,进而望风遁逃。

  “中国方面,骑九师建制不全,武器也以骑枪和马刀为主,不适合阵地战。其师长郑大章又贪财好色,肯定舍不得拼掉性命!”松井太久郎毕业于日本陆军大学第二十九期,还做过驻朝鲜军参谋,精通军事。见香月清司忽然对着地图陷入了沉默,很贴心地向前凑了凑,低声提议。“我军若是从郑部开始突破,势必一击而竟全功!”

  从纯军事角度,这是个非常好的方案。武田正一刚刚送来的南苑兵力部署图上,也表明赵登禹将防御重点放在了军营南部。但是,听了松井太久郎的建议之后,香月清司却缓缓摇头。

  “北部,佯攻!”用胖胖的手指在地图上点了点,中国驻屯军司令,日本陆军中将香月清司的眼睛里,忽然放出了两道寒光,“西南,以部分兵力牵制。东南,明日四点,准时发起攻击。先消灭这群学生,断了二十九军的根!”

  “喀嚓”一道闪电劈落,魔鬼的影子在墙壁上摇摇晃晃!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