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王兴于师 (二)_关河未冷在线阅读

第三章 王兴于师 (二)

2017-09-19更新

  向南,向南,在被血浆染成猩红色的湖水里,努力游动,继续向南。

  活着,活着,活下去才能报仇,活下去才有希望。

  头顶上还在下雨,湖水前所未有的凉。偶尔,还会在水里碰到死去袍泽的遗骸。

  谁也说不清究竟游了多久,也许只有短短几分钟,也许超过一个小时。在大伙儿认为马上就会因为体温过低而被活活冻死在湖水里的时候,忽然,游在最前方的冯大器,笔直地跳出了水面,“我的脚又触到软泥了,我的脚又触到了湖底的软泥了。坚持,最多再坚持两分钟……”

  “这边,这边,这边水草少。容易爬上岸!”右前方不到二十米远的位置,忽然亮起了几点手电光。非常快,就一闪即逝。却与那故意压低了的指引声一道,给了湖水中所有人继续坚持下去的动力。

  冯大器转头拉住殷小柔,半趟半游,快速向手电光亮起的位置靠拢。李若水、郑若渝和袁无隅等人,紧随其后。手电光很快又亮了起来,随即又迅速熄灭。唯恐成为日军炮兵的参照物,给大伙带来新一轮灭顶之灾, “这边,这边,这边还没被小鬼子注意到。”

  有人在黑漆漆的湖面上喜极而泣,有人则用尽全身力气加速游动。不多时,游在最前面的一名军官站了起来,开始趟着水小跑。很快,后面的袍泽都纷纷站起,一个接一个,相继趟过血色的湖面。

  当李若水、郑若渝、冯大器、袁无隅、金明欣、殷小柔和赵小楠等七个年青人,终于成功踏上了陆地。湖畔边的空地上,已经聚集了上百人。大伙不敢点起篝火烘烤衣服,也不敢打起仅有的手电筒,仔细辨识周围的环境。大伙在沉默中,面面相觑,一个个失魂落魄。

  打击来得太突然,袍泽死得太委屈,很多人从爆炸声中被惊醒,就开始逃难,到现在还有些无法彻底恢复正常思维。有些人,则是宁愿不要恢复正常。

  因为只要恢复了清醒,大伙就得面对一个血淋淋的事实,二十九军南苑军部被鬼子的炮火彻底覆盖了,两位主将,前任总指挥佟麟阁和昨天刚刚抵达的现任总指挥赵登禹将军,都失去了联络,极有可能双双殉难。

  “所有医务人员,向东侧,向东侧那个红色的凉亭靠拢。临时医务营设立在那!”就在所有人即将重新被绝望吞没之际,忽然间,一个穿着白色大褂,老态龙钟的身影,出现在人群边缘,一边跑,一边扯着嗓子高喊。

  是医务营营长李铭世,出身于中医世家,却半途改行做了西医。过去十多年里,凭借一把手术刀和几根银针,曾经将许多受伤的弟兄,从阎王爷手里抢了回来。他老人家的出现,简直是雪中送碳,当即,就有六七个单薄的身影站了起来,毫不犹豫地向记忆中的红色凉亭狂奔。压根儿不去想那座木制的凉亭,会不会成为日本鬼子的下一轮炮击目标。

  “再来几个学过包扎的!没学过,手脚利索点儿的也行!眼下不但缺医生和护士,也缺人帮忙抬伤员!”李医生的声音,再度传入大伙耳朵,在连绵的秋雨中,显得格外镇定。

  十几个年青的文职站了起来,默默地跟在了医护人员身后。军部消失了,文职人员枪法通常都很一般,所以,与其在战斗中拖累袍泽,还不如去给医生和护士们打下手。

  “有辎重团的没有,有辎重团的弟兄没有。跟我来,我是辎重团二营的薛营副。我记得这里向西,还有两座临时仓库!如果没被小鬼子炸毁,可以找出一些步枪、子弹和手榴弹!”一名身材矮胖的军官受到了李医生的提醒,也忽然站了起来,挥舞着胳膊向四周叫喊。

  “我是!”

  “薛长官,我在这儿!”

  “长官,三营二连的张春向您报道。”

  “我不是辎重营的,我在军部那边负责管伙房的小仓库!”

  ……

  回答声交替而起,数名侥幸从炮击中幸免于难的辎重团弟兄,还有一些从事过辎重管理相关工作的弟兄,陆续在黑暗中站起身,向薛营副靠拢。

  有步枪,子弹和手榴弹,就能将一部分人武装起来,重新投入战斗。即便不能向鬼子讨还血债,至少,也不用再坐以待毙。

  “政治部,政治部的人,政治部的人出来跟我走!尽量把逃到周围的弟兄们,收拢到一起。”一名政工干部,或许是南京中央政府派下来的,背负着特殊使命的浙江人,也忽然站了起来。用极其不标准的北方话,大声动员。

  谁都不去笑话他的口音,也不去怀疑他的动机。这当口,敢站出来组织大伙的,都是英雄。

  “通讯兵,通讯兵跟我去检查电话线路。如果可能,咱们尽量把各兄弟部队都联系上!”

  “汽车连的,汽车连的,去仓库那边找找,有没有汽油。没汽车了!等会儿鬼子打过来,咱们就放火烧他娘的!”

  “工程科的有没有,工程科的人有没有,有就赶紧向我靠拢!我是你们科长!”

  “警卫营的,警卫营还有活着的没有,我是你们二连长周保生。跟我想办法去找两位长官,咱们不能光顾着自己……”

  一道道命令,被幸存的军官喊了出来。

  幸存的弟兄们,纷纷找到目标,向喊话者靠拢。岸边的人群迅速变得整齐,大伙的心神也多少回复了几分安宁。

  小鬼子无耻,采取雨夜偷袭的方式,打了弟兄们一个措手不及。但二十九军却绝非那种受了点打击就立即崩溃的鱼腩。只要让大伙缓过这口气,肯定要让小鬼子血债血偿。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新一轮炮击,再度到来。炸得大伙脚下的地面,来回摇晃。

  暂时没有找到队伍的将士,纷纷抬起头,朝着爆炸声最剧烈的位置,努力眺望,争取早一些分辨出日军的主要进攻方向,以免接下来又被打个措手不及。

  这个任务难度不太大,甚至连李若水和冯大器这等没任何战斗经验的学生兵,都很快就得出了答案。

  小鬼子依靠征服和掠夺维持其国运,无论其政府还是民间,日子一直过得都不宽裕。军队中,也力求节俭,总是希望用最少的花费,杀死最多的对手。所以,鬼子炮兵对射击精度的要求,几乎到了变态的地步。很少将弹药,花费在非重点进攻目标上。

  从大伙立足的位置看,爆炸声主要来自于两处,一北,一南。

  北侧,就是原来二十九军南苑军部,所有古色古香的木制结构建筑,经历了一轮又一轮疯狂炮火覆盖之后,都失去了踪影。曾经雕梁画栋,全都变成了一株株巨大的火把,在连绵秋雨里,烈烈燃烧。将曾经的南苑军部位置,照得亮如白昼。

  而南侧爆炸声最密集处,距离大伙眼下的立足点也不算远。充其量,只有一千五六百米,位置约略偏东。

  “完了!”一名幸存的参谋忽然蹲了下去,双手抱头,身体因为痛苦而战栗。

  “该死!”李若水和冯大器等学兵,眼睛迅速发红,双拳瞬间握得紧紧。

  除了南苑军部之外,小鬼子炮兵的第二个重点打击对象,是南营区东门!昨晚,赵登禹总指挥在布置防御任务时,将那里交给一百三十二师直属团,军官教导团,新一团,新二团和学兵团。

  其中,一百三十二师直属团初来乍到,人员不齐,也没来得及熟悉周边地形;军官教导团的主力,昨天上午已经奉命调往怀仁堂;只有新一团,新二团和昨晚刚刚由军士训练团与学兵营合并而成的学兵团,建制尚算完整。而新一团和新二团里,几乎全是新兵,大部分弟兄连子弹都没打过几发。至于学兵团,情况更窘迫。一直到昨天傍晚,学子们才终于配备了步枪。重火力一挺都没有,也基本没人会使!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