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与子同袍 (四)_关河未冷在线阅读

第二章 与子同袍 (四)

2017-09-19更新

  “嗤!一群匹夫!”电话另一端,二十九军高级顾问,宋哲元将军的世交好友,民国著名大才子,平津卫戍司令部政务处长潘毓桂手捋山羊胡儿,撇嘴冷笑。

  恐怕让佟麟阁和赵登禹等人想破脑袋都想不到的是,此时此刻,潘毓桂根本就不在二十九军军部。而是身穿一袭绸缎做的便装,悠哉悠哉地坐在北平城王府井的豪宅中。军用电话机旁边也没有任何参谋人员,只有一壶龙井,一把折扇,和两个精致的越瓷茶杯。其中一只茶杯刚过被他喝了个底儿朝天,另一只茶杯则只空了小半儿。雪白色的杯子壁上,殷红色的唇印显得格外诱惑。

  “咕咚!”潘毓桂用力吞了一口吐沫,喉咙上下移动。

  他是天生要做大事的人,在如此重要关头,岂能沉迷于女色?因此,尽管不远处的幔帐下,新交往的红颜知己张品芜已经开始无聊地来回翻滚。他依旧装作没有听见一般,低着头沉思了片刻,重新抓起电话,请安插在军部通讯处中的自家心腹,接通了一处私人公馆。

  “哪位?”电话里,响起了一个标准的北平口音,带着几分愠怒,仿佛刚过睡着又被电话铃声吵醒了一般。

  “我是潘燕生!”虽然看不到对方的面孔,潘毓桂依旧将身体站了个笔直,先自报家门,然后以极低的声音补充,“货已经送出,后半夜必有大雾!”

  “潘君,辛苦您了!”电话里的声音立刻透出了喜悦,紧跟着,又迅速追问,“我们岳老板想知道,新稻种今晚会放在哪里?”

  “新稻种?”潘毓桂犹豫了一下,眼前瞬间闪过两群年青的面孔。二十九军的军士训练团和学兵营,二十九军的军官种子与未来。但是,短短的一瞬之后,他的眼神就又变得如刀光一样冰冷,“请转告岳老板,种子当前还没装箱。我已经派人去盯着,等装箱完毕,立刻会通知他!”

  “潘老板,辛苦您了。我们岳老板说,酬金下月就支付,绝不拖欠!”电话另一端的人,显然非常满意。笑了笑,大声许诺。

  “不敢,不敢!”潘毓桂弯下腰,抓着电话接连鞠躬。

  听筒里传来了一阵忙音,对方非常没礼貌,或者说不愿意跟他多浪费一滴口水。大才子潘毓桂却丝毫不觉得屈辱,笑迷迷地放好电话,抓起折扇,一边在耳畔煽动,一边摇头晃脑地清唱,“孤王金殿赦旨传,晓喻天下文武官,一赦钱粮米千旦,二赦囚犯出牢监……”(注1)

  “做了什么大生意啊,把你高兴到如此地步?”床幔中的红粉知己张品芜听的好奇,爬起来,用胳膊支撑起脑袋,嘟着嘴巴询问。

  “不可说,不可说!”潘毓桂得意洋洋,摇着纸扇走到床畔。掀开幔帐朝着女人嘴上轻轻亲了一下,然后带着几分卖弄补充,“总之是一份大生意,真的做成了,潘家祖上列祖列宗,都会以我为荣!”

  “哦!”张品芜眨巴眨巴眼睛,若有所思。

  她在北平城中,也算是个排得上号的才女,当然不会幼稚地以为,堂堂二十九军高级参谋潘毓桂,会为做成了一笔水稻种子的生意而手舞足蹈。再联系到先前潘毓桂跟赵登禹将军的对话,顿时心脏猛地往下一沉,眼神也迅速变得黯淡。

  “怎么了,品芜,嫌我冷落你了?”潘毓桂虽然缺乏良知,对女人却向来知冷知暖。察觉到眼前玉人的情绪变化,立刻放下折扇,伸手将其揽在了怀中,温言询问。

  张品芜的脊背硬了硬,旋即又慢慢放松。自打当年拜读了对方为名妓赛金花所撰写的碑文之后,她的心神,就已经被此人勾了去。如今好不容易才得偿所愿,又怎忍心掉头不顾而去?

  因此,将脑袋扎在潘毓桂的怀中沉吟半晌,最后,她悠悠叹了口气,绕着弯子小声劝道:“燕生,你才华倾世,朋友也遍及天南地北。咱们俩后半辈子,即便什么都不做,恐怕也不会挨饿受冻。与其留在北平担惊受怕,何不找个地方去隐居起来?每天一起读书作画,写字弹琴……”

  “你不懂,你真的不懂!”在倾慕自己的女人面前,潘毓桂非常有风度。先用手在张品芜的后背上轻轻捋了捋,待对方的呼吸变得均匀了一些之后,才和颜悦色地补充,“潘某冒着生命危险留在北平,岂是为了功名富贵?自古以来,我辈读书人的目标,不外乎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潘某如今文名算不得一流,至少在长江以北,不输于任何人了。潘某的家业,如今细算算也够花上几生几世。这辈子还没达到的目标,无非是主政一地,尽展心中所长。而后审时度势,搅动天下风云。”

  “那你……”被潘毓桂的豪情壮志烧得心中滚烫,张品芜抬起眼睛,满脸崇拜地看了此人一眼,又用极低的声音提醒,“那,那你还是小心与虎谋皮吧?我是不懂的,我只知道,你对我好,我心里也有你。见,见不得你遇到风险与麻烦,或者将来背上污名!”

  “放心!”潘毓桂又在张品芜光溜溜的脊背上捋了捋,非常自信地补充,“与虎谋皮虽然风险大,但也得老虎看得上你身上的肉才行。你看看,咱们华北,乃至整个中国,如今还有什么。一副残山剩水,外加满地饿殍而已!”

  “这……唉!”张品芜本能地想反驳,但仔细一想,如今中国的确也跟对方说得差不太多。便又叹了口气,轻轻摇头。

  也许是憋得太狠了,也许是无法面对心中仅剩的那点儿良知。潘毓桂高高地扬起头,对着墙壁,宛若对着千夫所指,“想要迈入文明世界,就必须得豁出去牺牲。先牺牲掉一万万人,剩下的三万万,才能尽情享受到文明的洗礼。不信你看,当年英法联军杀人虽然杀得狠,如今天津租界,却是整个华北最为繁荣所在。同样还有上海租界,香港,乃至满洲国,美利坚,还有,还有英国所统属的大洋洲,哪个不是走在了中国的前列?所以,想要文明进步,光凭中国人自己摸索是绝对不行的。必须学会向强者低头。最好是先变成列强的租界,一百年也好,两百年也好。今日潘某牺牲掉二十九军……”

  忽然意识到自己得意之下说走了嘴,他愣了愣,随即笑着改口,“牺牲掉二十九军中那些不识大局的学生,便可以尽快迎来和平。宋明轩之所以迟迟不肯放弃华北,就是因为这群学生在背后鼓动。而北平人之所以老跟日本人过不去,也是因为这群屁都不懂的学生在煽风点火。他们死了,就能让北平城中天天空喊爱国口号的家长知道,爱国,是要死人的。死的不是旁人,而是他们的亲生儿子。从而,由上到下就都知道了痛,再也不敢随便支持宋明轩冒险。如此,干戈可止,华北和平指日可待。所以,为了避免战火绵延不绝,祸及亿万生民。那些不识大局的学生,必须尽快被清理干净,一个都不能留!”

  “啊——”尽管已经猜到了部分真相,当亲耳听到潘毓桂的打算之后,张品芜依旧吓得花容失色。扬起头,瞪圆了眼睛望着对方,目光当中充满了恐惧。

  卖国贼!自己一心崇拜的,崇拜到以身相许的大才子,居然是个卖国贼!如此残酷的现实,让她一时半会儿之间,如何能够适应?可,可潘毓桂平素说的话,写得文章,却又是那样的义正词严,忧国忧民……

  “达琳!这不是出卖,而是真爱!”仿佛猜到了张品芜的想法,潘毓桂附身亲了一下对方的额头,笑着补充,“正因为爱之深,才决定不惜一切代价将其推向先进文明的怀抱。中国的出路在做殖民地,被英美人统治也好,被日本人统治也罢,都比自己瞎折腾强。你相信我,不会错!”

  真的不会错么?张品芜不敢相信。但是,额头上传来那一缕温柔却令她无法保持理智。罢了,男人的事情,让男人去管吧!我不过是个女人,追求爱情有什么错?又轻轻叹了口气,她闭上眼睛,举起罂粟花一般的红唇。

  注1:唱词出自传统京剧,《大登殿》。原戏文中,薛平贵借了外国军队力量,坐上了皇帝,志得意满时所唱。

  注2:本节中,部分引用了潘毓桂以汉奸罪受审时,所自辩的原文。非随意杜撰。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