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与子同袍 (七)_关河未冷在线阅读

第二章 与子同袍 (七)

2017-09-19更新

  李若水投笔从戎之前已经在燕京大学读到了三年级,年龄比冯大器略长,性格也远比对方成熟。知道后者今天受得打击颇多,憋了一肚子怨气,所以也不跟此人计较。转过身笑了笑,非常客气的说道:“这话有道理,若没有北平老百姓的支持,二十九军的抵抗意志也不会如此坚决。不过……”

  “坚决,坚决到要拿我们三个的人头去向鬼子谢罪地步,真是令冯某佩服!”冯大器“乒”地一声,将压满了子弹的驳壳枪拍在了床头上,冷笑着大声打断。

  “最后不是没送么?”李若水心中,其实对今晚二十九军某些将领和高级干部的表现,也颇为失望。然而,他却依旧温和地笑了笑,走过去,先替冯大器将驳壳枪的保险挂牢,然后又低声补充道:“至少佟长官和赵长官坚决不会准许这种事情发生。还有王师长,当时那架势你也看到了,简直恨不得立刻跳起来跟姓郑的拼命。至于其他那几名参谋和干事,都是走后门到军队里来混资历的,他们的话更没必要往心里头去!”

  “你倒是会说,敢情要被送出去不是你!”冯大器抬手夺回驳壳枪,顺势塞入枪套。

  “真要拿你们三个去向小鬼子谢罪的话,恐怕我也跑不了做第四吧!”李若水依旧不生气,只是笑着摇头,“毕竟,今晚在军营门口儿,是我带头向日本特务开的枪!”

  “那倒是!”冯大器连续几记“重拳”,全都砸在了棉花包上,气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退了下去。撇了撇嘴,轻轻点头,“对了,还没来得及谢你仗义相救呢!我叫冯大器,曾经是殷小柔的邻居加高小同班。你呢,李队长?”

  “我叫李若水!以前曾经听金明欣说起过你,只是没见过面。幸会!”回应声中,带着一股子新北平人特有的豪爽,让对方听着就觉得耳朵舒服。

  “幸会!”冯大器收起身上无形的“尖刺儿”,笑着回应。

  站在冯大器身边随时准备出手相助的袁无隅立刻也收起了敌意,笑了笑,双手抱拳自我介绍,“我姓袁,也是金明欣和殷小柔的小学同学。后来她们去上了女中才分开。救命之恩不言谢,今后有用的到兄弟我的地方,李兄尽管开口!”

  “袁无隅是吧?我也曾经听金明欣说起过你的名字!”李若水愣了愣,抬手以军礼相还,“她说你是大华影业的少东,她收集的那些明星的亲笔签名照片,全是你帮忙弄来的!”

  “什么少东啊,我们家大,跟我同代的男丁有十来个呢!”袁无隅入伍之前最得意的事情,便是能随时随地近距离接触电影明星和京剧名角儿,此刻听人提起,顿时胖胖的面孔上就洒满了灯光。然而,嘴巴上里说出来的话,却尽可能地谦虚,“不过,李大哥如果想跟哪个明星一起吃饭聊天,或者跟哪个名角以文会友,倒是可以跟我知会一声,我尽量帮你安排,包括梅老板,嘶——!”

  说话间,他动作太大,不小心扯动了胳膊上伤口,疼得呲牙咧嘴,顿时,圆圆白白的面孔,就变成了一个皱皮包子。

  “活该!”殷小柔在旁边看得好生解恨,立刻笑着拍手,“叫你刚才故意跟若渝姐抬杠,这下,遭报应了吧?!”

  “你……”袁无隅本能地想反唇相讥,然而,有李若水这个比自己大了三四岁,学历高出一大截,言谈举止沉稳有度的参照物在旁,他实在不愿被比得太差。咬着牙憋住了下半句话,两只眼睛瞪得滚圆。

  “说呀,怎么不说了,不敢了吧!”殷小柔却丝毫没有淑女风度,揪住对方的痛脚不放,“刚才的本事哪里去了?你呀,也就是有本事欺负我们女生,一遇见……”

  “小柔!”不愿让自己费了老大力气才缓和下来的气氛再度紧张,李若水迅速回头,笑着打断,“他们是伤员,你就多少容忍一下。对了,怎么没看到护士?莫非你们三个被李医生临时抓了壮丁,专门派来看护他们哥仨?”

  “啊……,不,没有。我们,我们三个被安排在隔壁,我们三个,是,是被他们给气,气……”殷小柔愣了愣,这才意识到自己急怒之下居然杀进了别人的房间。顿时,脸色微红,掉头便走,“总之,是他们先起的衅,大伙才吵了起来。若渝姐,你跟李大哥解释一下,我回去休息了!”

  “若渝姐,你们慢慢聊,我去打水洗脸!”忽然意识到自己大半夜主动冲入了男生的房间吵架,虽然两个房间原本就是贯通的,只格了一道单薄的门帘儿,金明欣也羞得面红过耳。丢下一句话,拔腿就走。

  倒是被她和殷小柔丢下来“挡枪”的郑若渝,毕竟年龄稍大了两岁,读的又是风气最为开明进步的北平师范。因此心中虽然甚为害羞,却没有选择跟在两个小女生身后“仓皇逃命”。只是抿着嘴笑了笑,柔柔地向李若水解释道:“这一整排房子,彼此之间都是相互贯通的。医生和护士住在最东头那两个房间。我们三个女生的房间在隔壁,刚才跟他们三个不小心吵了起来,就直接杀过了界。好在最先过来劝架的是你,倘若换了别人,可真是尴尬死了!”

  “哦,原来是你们三个巾帼不让须眉,直接杀过了边境!”李若水笑着打趣了一句,随即再度拉起了郑若渝的手指,“走吧,咱们俩去帮忙叫个医生过来,袁无隅的胳膊上好像还在流血!”

  “不用,不用,真的不用!这是渗得,渗……”袁无隅闻听,赶紧摆着未受伤的另外一只手臂阻拦。衣服后下摆处,却被先前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赵小楠轻轻拉住,紧跟着,就听到了一声若有若无的提醒,“胖子,人家小两口儿找机会独处,你别瞎掺合!”

  “啊,哦!”袁无隅眼睛又瞪得老大,带着几分羡慕,看着李若水和郑若水手牵手,穿过了隔壁的门帘,然后越去越远,最终连脚步声被隔在了另外几道门帘之外,心中忽觉怅然若失。

  郑若渝是李队长的未婚妻,今晚是特地给未婚夫送毛衣来的。这个解释,他先前在哨兵吴老狼向医务营长李方峰介绍时,隐隐听了一耳朵。当时,还觉得女方太粘,居然追老公追到了军营里头。而现在,却忽然发现,有人“粘着”的感觉,其实相当不错。至少,会令被“粘着”的那个人,在雷声和炮声交加的黑夜里,不觉得那么孤单。

  “别看了,人早就走远了!”冯大器声音从背后传来,很低,却隐隐带着一缕酸溜溜的味道,“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隔壁,可是还有俩呢!”

  “去你的!谁羡慕了?我只是觉得李队长个子高挑,五官端正,不去演电影实在太可惜而已!”袁无隅脸色一红,赶紧收起目光,迅速扭过头强辩,“至于隔壁,还是算了吧。咱们既然选择了投笔从戎,能活多久还不知道呢?何必耽误了人家!”

  “不敢就是不敢,何必说丧气话?!”冯大器抬起脚,虚虚地踢了对方一下,笑着数落。“你不去更好,我跟小赵刚好一人一个。那圆脸小辣椒脾气虽然差,却很对我的口味。要不是今天实在没心情……”

  “算了吧!”正说得高兴,他的话,却又被赵小楠低声打断,“今晚,先差点儿死在鬼子手里。然后又差一点而死在自己人手里。袁胖子说得对,咱们三个,能不能熬过这一仗,还不一定呢!唉—”

  “唉——!”冯大器和袁无隅二人脸上的笑容迅速消逝。摇摇头,低声长叹。

  今晚虽然最后没有被交出去,李若水刚才的那番解释听起来也很有道理。然而,三名学子的胸口内,却终究留下了一团化不开的寒冰。又冷又硬,时时刻刻,都戳心窝子疼。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