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王于兴师 (一)_关河未冷在线阅读

第三章 王于兴师 (一)

2017-09-19更新

  事实证明,李若水的判断并不准确。

  落到湖畔和湖面上的炮弹不如军部附近密集,但给人的感觉依旧是铺天盖地。因为刚下过雨而暴涨湖水,很快就被血浆染成了猩红色。但是,人们已经避无可避,只能跳进齐腰深的湖水,拼命朝远离军部的方向迈动双腿。

  没有人站出来,告诉大伙这会儿到底该怎么办?也没有人知道,哪里才是真正安全的避难所。被炮弹砸懵了的将士们,只能凭着本能,尽量趟水逃命,尽量跑得比炮弹呼啸声更快。

  后一种努力,纯属幻想,根本没有实现的可能。一枚接一枚炮弹从半空中落下来,将湖水炸得像飓风卷过的海面般,巨浪翻滚。断裂的肢体在红色的浪涛中,上下跳动起伏。

  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在李若水等人身边不远处匆匆跑过。好像姓王,家里背景很强。冯大器清楚地记得,昨天傍晚在军部旁听会议的时候,此人和一个名叫潘峰的高级参谋,曾经提议接受驻二十九军日本顾问的指导,将自己交出去,以平息外面鬼子的怒火。虽然这个提议最终连付诸表决的机会都未得到,但冯大器却永远无法忘记那一刻自己心中的冰冷。

  “快跑,军部被炸了,有人跟小鬼子内外勾结,替鬼子炮兵指引方位!”王姓文职军官早就忘记了冯大器的模样,见他自顾不暇,却依旧抱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少女没有放手,忍不住转过身,试图上前帮忙。

  一枚炮弹恰巧从临近十米左右位置钻入水中,紧跟着,就掀起了巨大的波涛。冯大器被波涛推着踉跄数步,一个跟头跌坐了下去,不见踪影。袁无隅见状,赶紧松开金明欣的手,大叫着扑上前相救。三人相继被红色的湖水吞没,翻滚挣扎。李若水、郑若渝、赵小楠、金明欣四人结伴而上,手挽着手,在附近拼命搜索。

  当六个人拉着被湖水呛醒的殷小柔相继站起,目光所及范围内,已经找不到王姓军官的身影。无论此人当初投军的目的,是为了镀金,还是仅仅为了图个刺激,现在都不重要了。冰冷的湖水吞没了他,将他的身影,永远定格在扭头去救助袍泽的那一刻。年青,骄傲,而又勇敢。

  “嗖——”“嗖——”“嗖——”……

  又有数枚炮弹拖着凄厉的尖啸,在湖畔和湖水中爆炸。泥浆溅起足足有半丈高,同样高的,还有红色的血浆。比闪电还要明亮十倍的强光,刺激得人睁不开眼睛。七个年青人只能凭借对死亡的恐惧和求生的本能,手拉着手,继续在殷红色的湖水中踉跄而行。不知道下一枚炮弹,带走的会不会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还需要跑多远,才能看到活着离开的希望?!

  惨叫声,哭号声,夹杂着叫骂声,在炮弹爆炸的间歇时间里,此起彼伏。绝望也像瘟疫般,四下蔓延。李若水亲眼看到,一名文职打扮的军官,在水里走着走着,就突然掏出手枪,对准了他自己的太阳穴。“呯!”周围的袍泽根本没机会去阻拦,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血浆从此人脑袋另外一侧冒出来,眼睁睁地看着此人的尸体倒下,被湖水与黑暗联手吞没。

  “回去,跟他们拼了。”有人红着眼睛,振臂高呼。

  “跟小鬼子拼了!”

  “小鬼子,我——”

  黑暗中,响起无数响应之声。像示威般,与鬼子的炮击声针锋相对。

  不是所有人都被绝望击垮,当意识到自己可能已经无路可逃之时,一些军官和士兵,反而被激发出了平素隐藏于骨髓深处的勇敢。他们接二连三转过身,掉头冲向正在雨幕中化作一团烈火的军部。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没等回到岸边,就倒在了罪恶的弹片下,灵魂化作了乌云后的繁星。

  可能今晚大伙都要死在这了!忽然间,郑若渝也被周围绝望的气氛所感染,泪如泉涌。与那些自杀或者反过头去主动寻找鬼子拼命的将士们不同,绝望中的她,再一次用力握紧了李若水的手掌。而后者,也恰恰将手握紧,扭过头,跟她四目相对。

  二人谁也没说话,这当口,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恰当。一个十八九岁,一个二十出头,如果这个时候就死去,怎么可能心中没有任何遗憾?但是,毕竟,两个人在生命最后时刻,还能手挽着手。在这人命不如草芥的乱世里,已经算是一种额外的幸运。

  金明欣、冯大器、袁无隅、赵小楠也相继停了下来,还紧紧架着已经被湖水淹到了脖颈处的殷小柔。从上半夜开始的雨,到现在依旧淅淅沥沥。平日里未必有多深的湖水,早就变得深不可测。再往前走,即便大伙不死于鬼子的炮击,也难免被暗流吞没。

  “向南跑,向南跑,会水的拉住不会水的,继续向南跑!”一个洪亮的声音,就在这个节骨眼儿,忽然响了起来,然后变成了无数个,超过周围的爆炸声,“小鬼子的炮弹是触发式引信,砸不到水底就无法爆炸。水越深,咱们就越安全。跑,会水的拉着不会水的,即便淹死,好歹也能落个全尸!”

  是周健良,昨晚刚刚被临时提拔为新组建的学兵团团长,估计连自家有多少弟兄都没来得及数清楚的前侦察营长周健良。天知道,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湖水里。带领十来个侦察兵,一边艰难地来回走动,一边举着铁皮喇叭大声叫喊。

  几句话,说得很糙,却像长夜中的萤火虫尾巴,让所有人,再度看到了光明和希望。冯大器用脚踩掉了自己的鞋子,率先一头扎了下去,双手划动,瞬间就向前蹿出了半丈远。然后毅然掉头游了回来,一把扯住殷小柔的手臂,“跟我走,我参加过游泳比赛,可以在后海里游七八个来回!”

  “啊——”殷小柔尖叫着被他拉倒,然后尖叫着浮上水面,手脚并用,姿势极为难看,却是熟练的狗刨儿,速度一点都不慢。

  李若水和郑若渝忽然也想起来,自己好像会游泳,相继扑到了水中,齐头并进。袁无隅和金明欣互相看了看,同时挥舞手臂后划,然后一左一右,架起了不知所措的赵小楠。

  炮弹还在继续下落,然而,已经追不上七个青年人的身影。即便偶尔一两枚在众人的身后入水,结果也正如先前周健良所提醒的那样,因为湖水的阻力,导致引信无法正常触发,相继变成了哑巴。

  “向南跑,向南跑,会水的拉住不会水的,继续向南跑,继续!”

  “往深处跑,到了一定深度,炮弹就会哑火!”

  “南边,南岸肯定安全,小鬼子的炮弹射程有限!”

  更多的提醒声响了起来,一部分来自周团长和他身边的弟兄。一部分来自已经发现逃生窍门的士兵。大伙儿没有忘记自己的袍泽,努力将生存的办法,以最快速度传播。

  听到越来越清晰的呼喊声,更多的人,从惊慌失措中,恢复了心神,纵身扑向湖面,将身影化作一条条游鱼。

  必须有人活下去,哪怕将来无法报仇,至少,得让外边的人知道,今夜南苑军营到底遭遇到了什么?

  没有汉奸给小鬼子内外勾结,小鬼子的炮弹不可能打得如此准,第一时间就打掉了军营内的指挥中枢。

  必须及时告知宋哲元军长,将这个人挖出来,否则,不知道多少袍泽还会被其出卖。不知道多少弟兄,还会稀里糊涂地死在睡梦当中。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