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王兴于师 (三)_关河未冷在线阅读

第三章 王兴于师 (三)

2017-09-19更新

  第三章 王兴于师 (三)

  “学兵团的,有学兵团的弟兄们没有?跟我来,去支援弟兄们?”周健良的声音忽然从湖畔响起,带着几分化不开的寒冷。

  他这个团长是昨天晚上才被临时提拔的,麾下的两支骨干队伍,二十九军军士训练团和学兵营,跟他这个临时团长,恐怕还都没来得及认识。然而,这并不妨碍,他在发现学兵团的阵地被日军当作重点进攻目标之后,果断挺身而出。哪怕明知道自己此刻赶过去,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与先前医务营、辎重团、警卫营和政治部等兄弟单位的军官们站出来收拢队伍时的结果不同,这次,人群中,只有零星五六个做出了响应,“我,长官,军士训练团一大队二中队第四分队长王希声,向您报道。”

  “学兵营见习准尉冯大器,向您报道!”

  “长官,我跟您一起去!我是学兵营三连的,今晚被保卫部门叫去谈话,才留在了这边。”

  “我,我也是学兵营的,我叫赵小楠!”

  “佟副军长,佟副军长和赵总指挥都牺牲了!”一声凄厉的哭号,就在距离周健良不到十米的距离响了起来。像胶皮摩擦玻璃般,刺激着所有人的耳朵,“都牺牲了。刚才小鬼子的第一轮炮击,正砸在他们俩休息的位置。整栋房子都炸没了,整栋房子都炸没了啊,啊啊啊啊……”

  是刚刚被周健良从湖水里捞出来的军部参谋潘兴,左肩膀处鲜血淋漓,腰间的裤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挂成了一条条的,贴着大腿根儿,不停地往下淌水。“都死了,整个军部,就没几个人能活着逃出来。都死了,南苑大营完了,彻底完了,啊啊啊……”

  断断续续的嚎啕声,与头顶的阴雨一道,冻得大伙全身上下一片冰凉。南苑军部已经至少被鬼子的炮弹犁过了一个来回,佟麟阁副军长和赵登禹总指挥两人到这个时候还没有现身,恐怕真的已经凶多吉少!而二人一死,南苑军营幸存下来的各部,就彻底群龙无首。哪怕通讯营能及时恢复电话线路,接下来的战斗,局势也会彻底一边倒。

  日军高歌猛进,二十九军留在南苑的各部毫无还手之力。恍惚间,很多人都已经仿佛看到了今夜之战的结局,一个挨一个低下头去,泪流满面。

  “哭,哭你妈的蛋!”一声愤怒的咆哮,忽然在湖畔爆发,将潘兴的嚎啕声,直接塞回了嗓子内。

  是冯大器,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冲到了军部参谋潘兴的身侧,举起秤砣大的拳头,三下两下,就将后者砸进了泥坑,“你妈蛋!你是不是男人,除了哭丧,你还会干什么?趟过湖水跑到这里的,谁不知道军部被小鬼子给炸了。就你聪明,就你聪明……”

  “大冯,别脏了你的手!”李若水快步冲过去,拉住冯大器的胳膊,“跟这种人生气,不值得!”

  “再号丧,再号丧老子弄死你!”冯大器就像疯子般,红着眼睛,又朝军部参谋潘兴脸上踹了两脚,大声威胁。

  后者不敢再哭了,撇着嘴,缩卷在湖畔一尺深的泥水中,就像一个受气的童养媳。袁无隅从人群中走出来,快速拉住了冯大器的另外一支胳膊,“别浪费力气,这种人,让他烂在泥坑里最好!走吧,周团长已经要出发了!”

  “你们都决定了?!”冯大器愣了愣,迟疑着问。

  军部被炸,副军长佟麟阁和总指挥赵登禹双双失踪,南苑内外通讯线路都完全被内奸切断。这种情况下赶往被日军用炮火重点招呼的东南营门意味着什么,根本不需要任何人来说明。

  “我和小楠,也是学兵营的人!”袁无隅笑了笑,胖胖的脸庞带着几分老北平人特有的憨厚。

  “走吧!我好像临时被调入了通讯营,可除了冯公子外,通讯营到底还有谁,我都不知道!”李若水对他笑了笑,白净的面孔上,露出了几分无奈。“好歹学兵团那边,认识的人还多一些!”

  “那你媳妇儿她们?”没想过李若水这个燕京大学的高材生,居然跟自己一样不怕死。冯大器愣了愣,本能地将目光投向了郑若渝。

  “她说她先去医务营那边帮忙!还有金明欣和殷小柔!”李若水摇摇头,低声解释,双目当中,写满了决然。

  与李若水的声音同时抵达冯大器脑海的,恰恰是郑若渝同样写满决然的面孔。眼睛里分明涌满了泪,但是,她却强忍着,不让一滴在男朋友面前流出。

  不再多废话了,这当口,冯大器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才对。去东南营门,与学兵团的其他弟兄并肩作战,结局可能是以身许国。留在医务营中,一旦南苑被小鬼子攻破,恐怕也无人可以幸免于难!这是李若水和郑若渝伉俪两个的选择,他一个外人无资格置喙。此时此刻,能给与的,只有祝福。

  “哪位大哥身上带着武器?枪,子弹,哪怕手雷都行!”站在郑若渝身边准备一道给李若水送行的金明欣忽然跳了起来,哑着嗓子,朝着湖畔的众人高喊。

  “哪位大哥身上还有武器?哪位大哥身上还有武器,他们,他们要跟小鬼子拼命了。他们不能空着手去!”殷小柔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在人群中踉跄而行。

  在今晚之前,她只知道,才女学姐郑若渝有个长相不错的男朋友。但是头脑简单,居然放着好好的大学不读,跑去南苑扛枪。所以,郑家已经下达了最后通牒,要么退伍,要么退婚。而傻傻的郑若渝,居然打算跑去军营给男朋友送毛衣……

  现在,她才终于明白,郑若渝坚持不肯退婚的理由。并且相信,这个理由正确无比!

  周围的幸存者们,纷纷叹息着整理行头。有人从腰间摸出了几粒不知道什么时候遗留下来的手枪子弹,有人则摸出空空的勃朗宁、马牌儿(colt)或者蛇牌儿(sauer)。

  不像中央军嫡系,二十九军对文职人员的配枪,并不统一。所以很多文职人员都习惯自己购置喜欢的防身武器。只可惜,今晚,这些做工精良,价格也相当不菲的手枪,大部分都没派上任何用场。

  殷小柔着哭泣着跑过去,从人们手里将子弹和手枪接过来,兜在湿漉漉的裙子里,根本不管子弹和手枪的型号能否匹配。朋友的未婚夫和两个从小认识的邻家男生,就要跟小鬼子去拼命了,她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努力替他们拼凑武器。她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她今晚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

  “已经够了,小柔,谢谢你!”李若水、冯大器、袁无隅、赵小楠四个人走过去,扶住殷小柔,从她撩起的裙摆中,捡起几把不同型号的手枪和所有子弹。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殷小柔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哭泣着跪在了泥泞的地面上。

  高高大大的李若水会死,刚才拉着她游过湖面的冯大器也会死,还有邻家男孩袁无隅,身体单薄的如同女生般的赵小楠。今晚,他们都可能会死去。他们看上去那么干净,那么英俊。他们……

  “小柔……”郑若渝偷偷抹了把眼泪,快步上前,抱住殷小柔,将她从泥地上拖了起来,“地上湿,小心感冒。咱们去医务营吧,那边正缺人帮忙,刚好我学过一点儿护理!”

  “走,去医务营!咱们帮不上忙,至少别拖他们后腿!”金明欣红着眼睛上前,扯住殷小柔胳膊,踉跄前行,不肯让她再影响男生们的士气。

  “我走啦,你保重!!”李若水抬手替郑若渝整理了一下头发,笑着道别。宛若即将出远门的丈夫,面对蜜月中的妻子。

  “保重!”郑若渝冲着他,努力笑了笑,但是眼泪却再也控制不住,刹那间,淌了满脸。

  这一刻,她真的恨自己没用,抬起手,用最快速度将眼睛擦干。然后,努力微笑,希望让未婚夫看到自己最坚强的一面。

  然而,当她终于做好了准备,拿开擦泪的双手,却只看到李若水和冯大器、袁无隅、赵小楠四人,搭着肩膀,大步而去的背影。

  “奶奶的,一群孬种,怎么能光看着学生娃子去死?!”忽然间,有名文职军官大声叫喊着跳了起来,迈步追向了李若水等人身后。

  “去他娘的,拼一个够本儿!”有人如梦初醒,大叫着附和。然后也跳了起来,迈步追赶,唯恐被几个学子落得太远。

  更多人红着脸站起身,追了过去。其中有几个,刚刚捐献出来自己的配枪。“算了,死则死尔!”他们大声叫喊着,声音单薄斯文,脚步却无比坚定。

  “死则死尔!”“死则死尔!”“死……”他们心中非常害怕,不停地用叫喊声,掩饰自己心中的紧张。但是,他们却始终都没有停住脚步,也永远不再回头。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