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与子同袍 (六)_关河未冷在线阅读

第二章 与子同袍 (六)

2017-09-19更新

  “喀嚓!”闪电落下,劈得院子里的大树摇摇晃晃。

  豆大的雨点,紧跟着从天而降。千条万条,砸得窗户玻璃上白烟乱冒。

  盛夏的北平,雷雨很常见。但是,此时此刻,对于驻扎在南苑的二十九军的将领们来说,这场雷雨所代表的意义,却绝对非同一般。

  自打雷声一起,团河行宫方向的炮声就明显弱了下去。这说明,日军的新一轮攻势,正如军长宋哲元的至交好友,军部高级参谋潘毓桂在电话里所说的那样,乃是虚张声势。接下来,敌我双方的主帅,又会像前几次冲突结束后那样,开始新一轮的讨价还价。无论宋哲元和张自忠两位将军在谈判桌上做出怎样的让步,忍受了何等奇耻大辱。至少最近三五天内,南苑大营应该不会再遭到日军的进攻!

  “去球,仗打不起来了。告诉弟兄们,收好枪,钻被窝睡觉!”骑九师师长郑大章的作战经验最为丰富,第一个命令嫡系部队停止了警戒。

  其他各兄弟部队的长官,虽然表现不会像郑大章那般嚣张。但是,内心深处,也都觉得没有必要再继续枕戈待旦。因此,一个个相继下达了命令,留很少一部分弟兄在阵地内当值,其余全都回营房躲雨。

  对此,前任总指挥佟麟阁和现任总指挥赵登禹两位将军,都觉得颇为无奈。想要强行命令各部队必须留在阵地中坚守吧,一部分将领未必会遵从不说,弟兄们被暴雨淋上几个小时,第二天肯定会病号满营。而顺其自然的话,两位将军又本能地感觉心里头不踏实。这是作为百战老将的直觉,没有任何科学依据,却经常准得出乎意料!

  “这样,舜城!硬绷着的弓弦最容易断,该休息,还得让弟兄们休息。为了以防万一,今夜咱们哥俩轮班执勤!我年纪大,觉轻,负责后半夜,你呢,就负责前半夜!”最后,还是佟麟阁将军更有魄力,干脆直接拍了板儿,“让警卫营随时检查电话线路,各部队可以进入营房躲雨,但是也不准离开阵地太远。一旦遇到情况,咱们立刻用电话通知各部队就位!”

  “好!”赵登禹对于佟麟阁这位老大哥向来尊重有加,听对方说得在理,立刻欣然点头。

  二人都不是拖拖拉拉的性格,既然有了决定,立刻就付诸实施。很快,军营里的紧张气氛,就弱了下去。除了军部警卫营和正常巡逻的士兵之外,其余大部分弟兄,都被带入了阵地附近的空屋子中,在躲雨的同时靠着墙壁稍事休息。

  当休息的命令传到医务营,里面的几个青年人的反应,却大相径庭。其中表现最夸张的,毫无疑问为圆脸少女殷小柔,没等前来传达命令的士兵把话说完,就一蹦而起,拍着手大声喊道:“太好了,不打了,终于不打了。我就说么,日本也不傻,能在谈判桌上讹诈来的东西,何必非要动枪动炮?明欣,若渝姐,咱们明天一早就可以回家了!”

  “有什么好高兴的?!”与她的表现截然相反,隔着一道门帘的房间,学兵营见习准尉冯大器可谓失望至极。将压满了子弹的驳壳枪用力朝病号床上一拍,大声打断,“小鬼子的讹诈对象,可是咱们中国!你既然上了女中,《六国论》总会背吧?如这般任由其零敲碎打,日削月割,咱们中国人早晚还得被逼到崖山上去?”

  “我宁愿小鬼子今晚就打过来,这样,就可以给小方、石头和子鸣他们几个报仇!”见习上士袁无隅虽然长得白白胖胖,性情却跟冯大器一样激烈。一边惋惜地擦着半个小时之前刚从团长周建良那里死乞白赖要来的捷克式步枪,一边气哼哼的摇头。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只是,只是怕,怕家里人惦记。我……”殷小柔个子小,年龄小,脸皮也单薄。冷不防被冯大器和袁无隅二人呛了两句,顿时大大的眼睛里就涌满了泪水。

  “我知道了,你的意思是,什么事情都比不上你明早按时回家!”冯大器正因为失去了亲手给同伴报仇的机会而郁闷,被殷小柔一哭,心情顿时更加烦躁,不屑地看了对方所在的屋子一眼,隔着门帘,再度大声呵斥。

  这下,殷小柔的闺蜜,鹅蛋脸女孩金明欣可看不过去了。猛地将门帘扯开,双手叉腰,瞪圆了眼睛看着见习准尉冯大器,厉声反驳,“回家怎么了?谁是石头缝蹦出来的,谁彻夜不归,外边又兵荒马乱,他的父母不会担心?肚子里有火,你跟日本人去?欺负自己的同学,算什么本事?”

  “我,我怎么就欺负她了?我,我只是提醒她,不能老想着自己的小家。就,就忘了今天下午死在鬼子枪口下的同学!”冯大器跟她和殷小柔,都是小学同班。家中长辈们,也曾经多有往来。被她那双杏仁眼一瞪,顿时就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失态。然而耐于男子汉的面子,又不愿意道歉。红着脸,梗着脖子狡辩。

  “想着自己的小家怎么了?古人云,先修身,齐家,然后才能治国安天下。胡博士也曾经说过,人只有先爱自己,然后才能爱国。否则,就是个口头爱国者!”金明欣伶牙俐齿,抓住冯大器话语里的疏漏,旁征博引。(注1)

  “古,古人,古人的话,根本,根本不是那个意思,胡适博士说的话,也未必完全对。”被金明欣噎得几乎无法正常呼吸,冯大器脸色更红,结结巴巴地回应。

  “谁的话不对,就你对?你对,你怎么没拿个博士头衔回来!”

  “我,金明欣,你……”冯大器语塞,指着对方,胸口上下起伏。

  “胡博士的话当然不对。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中国之所以落到今天这种地步,就是太多的人,自己和小家,放在了国家民族前头!”见冯大器已经露出了明显的败相,袁无隅赶紧上前帮忙。

  ”对,太多人心里有家无国,所以国将不国!”见习上士赵小楠也不甘居于人后,在旁边大声补充。

  “如果家都没了,人都死光了,国家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郑若渝无法容忍三个男生以多欺少,皱了皱眉,歪着头反问。

  “那也好过给日本鬼子做奴隶。不自由,毋宁死!”

  “谁说要做奴隶了,我只是说……”

  “国家都没了,除了做奴隶,你还有选择么?小鬼子会把你当人看?当年印第安人估计也是这么想,结果被杀了个精光!”

  “我们也可以拿枪……”

  “那你们何不现在就拿?”

  “我们……”

  “你们……”

  最近一段时间,南苑军营一直没遭到日军的进攻。因此医务营中,这会儿根本没什么上病号。除了今晚当值的军医和护士之外,空荡荡的一整栋房子里,就剩下郑若渝、金明欣、殷小柔三个女生和冯大器、袁无隅、赵小楠三名学兵。只要发生争执,必然以性别划分阵营,根本找不到任何中间派。

  好在,刚刚被调入通信营的李若水,怕女朋友郑若渝为自己担心,接到休息命令后,第一时间就赶到了医务营来探望,恰恰做了第三方。见女生们和男学们兵面对面站分成了两个阵营,争吵声都盖住了外面的雷声,赶紧放下雨伞,先装模作样咳嗽了两下,然后慢吞吞走过去,很自然地拉住了郑若渝的手指,“若渝,你们说什么呢,这么热闹?都快把外边巡逻的弟兄,全给招过来了!”

  “啊!没,没什么!我们,我们只是,只是在讨论,讨论!”郑若渝等三位少女,这才意识到,此地乃是军营,而非辩论课堂。顿时一个个羞得满脸通红,相继闭上了嘴巴,用力摇头。

  见习准尉冯大器却有些余怒未消,不满地白了“恰巧”挡在自己身前的李若水一眼,哑着嗓子补充,“来就来吧,正好让他们知道,他们并非孤军奋战。此刻不敢说全中国,至少大半个北平的同龄人,都宁愿跟他们生死与共!”

  注1:胡博士,胡适,原文是劝青年人读书成材,做一个对国家有用的人,好过光喊口号。不久就被断章取义,并广泛流传。另外,七七事变后,胡适是积极的主和派。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