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岂曰无衣 (三)_关河未冷在线阅读

第一章 岂曰无衣 (三)

2017-09-19更新

  “小心——”李若水毫不犹豫地抱住郑若渝,拧身,迈步,闪电般冲进了军营大门。随即,又果断将对方放了下来,一把推到了墙后,“不要动,我去救金明欣和殷小柔!”

  “你别……,你也小,小心!”郑若渝吓得脸色雪白,本能地抬手去拉未婚夫的衣袖。却什么都没有拉住,只好眼睁睁地看着李若水像豹子般再度冲出了门外。

  说时迟,那时快,短短两个呼吸时间,李若水已经再度出现于军营门外,一手一个,将已经吓得蹲在地上的鹅蛋脸少女金明欣和矮个子少女殷小柔拉了起来,快速拖向军营,“快走,这是南部十四年式,日本特务的最爱!”

  “我,我脚软!”鹅蛋脸和和矮个子小辣椒被吓得哭都哭不出来了,各自的双腿也软得像面条般耷拉在地上,根本使不出任何力气。

  哨兵吴老狼见状,赶紧扑将过去帮忙,与李若水一人抱起一个,撒腿朝军营内狂奔。再看先前负责贴身保护三位少女的那俩保镖,竟然双双猫下腰,像兔子一样钻入了附近的小树林儿,转眼间就跑得无影无踪。

  “乒……”“乒……”“乒……”南部十四式手枪的射击声,连绵不断。流弹落在军营附近的地面上,打得泥土四下飞溅。

  “准备战斗!”哨兵排长许葫芦怒不可遏,果断带领士兵们将身体伏在了门口的沙包后,架起步枪,寻找开枪者的身影。

  目光穿过汉阳造前端的准星,他们看见四个身穿学生装的青年,互相搀扶着朝军营大门跑了过来。其中至少有两人受了伤,鲜血顺着衣角和裤腿淅沥沥沥淌了一路。而在四人身后大约三十米远处,三名身穿黑色衣服的日本特务手举短枪,紧追不舍。

  “好像是学兵营的弟兄,赶快开枪救人!”李若水将鹅蛋脸少女金明欣和矮个子少女殷小柔与郑若渝安置到了一处,毅然返回。用手搭着许葫芦的肩膀,大声要求。

  “是学兵,三十八师的学兵!”哨兵们也纷纷扭过头。七嘴八舌地冲着当值排长许葫芦嚷嚷。

  与李若水所在的军士训练团不同,学兵营是二十九军下属的另外一支“造血”机构,主要由有志报国的高中生组成,其中还包括少量的投考军士训练团落榜者。虽然学兵营的成员普遍年龄偏低,但爱国热情却丝毫不比其他人差。无论是军营内的训练场上,还是军营外的环形长跑路上,从早到晚都能看到少年们挥汗如雨的身影。

  自家兄弟在营门口被小鬼子追杀,哨兵们自然没有袖手旁观的道理。然而,令大伙非常失望的是,当看清楚了开枪者只有区区三个日本特务后,值班排长许葫芦却忽然犯起了犹豫,将头转向李若水,嘬着牙花子低声提醒:“长,长官,小鬼子,小鬼子没有直接冲击营门。开,开枪,怕,怕是会让事情闹,闹大!”

  也不怪他忽然变成了孬种。日本特务机关,很早以前就在北平挂出牌子,公开活动。而上至国民政府首脑,下至北平市长,都选择了对此视而不见。他许葫芦不过是区区一个小排长,大人物都不敢管的事情,哪论到他来横插一刀?

  况且自打七月七日冲突爆发以来,二十九军副军长秦德纯和高级顾问潘毓贵一直力主“和平解决”,军长宋哲元也在战与和之间举棋不定。所以,底层军官都得到过严厉警告,除非小鬼子直接向军营发起攻击,否则,谁也不准主动向对方开第一枪。

  眼下,三个日本特务虽然穷凶极恶,却并非一支大部队,没有将枪口对准军营,更没有主动冲击营门。如果哨兵们贸然发起反击,万一被小鬼子咬住,当作对二十九军正式宣战的新借口,试问这个责任,将由谁来承担?!

  正犹豫间,枪声又起,“乒……”“乒……”“乒……”,有名正在挣扎着逃命的学子头顶上,忽然冒出了一道红雾。紧跟着,身体一歪,当场气绝。

  “周方,周方……”另外三名学子大声哭喊着,拉起他的尸体,继续向军营门口踉跄而行。长长的血迹拖在尸体后,红得像野火一样刺目。

  “开枪,开抢,惹出麻烦来我顶着!”军士训练团中队长李若水忍无可忍,猛地夺过哨兵排长许葫芦手里的汉阳造,瞄准一名正在追杀学子们的日本特务,扣动扳机。

  “啾——”子弹出膛,发出刺耳的呼啸。五十多米外,一名小鬼子小腹处冒起股血花,惨叫着栽倒。

  没想到二十九军的哨兵居然敢主动向“大日本皇军”开火,另外两名鬼子特务顿时也被打懵了。双双快速卧倒于地,放弃对三名学子的追杀,举枪朝着哨兵们乱射。

  南部十四年式手枪俗名“王八盒子”,有效射程只有六十米,精度也非常一般。用来欺负手无寸铁的中国老百姓非常好使,用来跟跟汉阳造对射,就有些不够格了。特务们慌乱中射出的子弹,非但没有伤到中国哨兵分毫。反而给了中国哨兵足够的开火理由。当即,大伙儿纷纷学着李若水的模样扣动扳机,将剩余两名日本特务的身前身后处打得白烟乱冒。

  几乎在转眼之间,日本特务的嚣张气焰就被压了下去。军士训练团中队长李若水看准机会,果断将汉阳造丢还给许葫芦,单手朝沙包上一按,鹞子般翻出了营门,“掩护我,我去接他们回来!”

  “唉,哎——”已经开了这么多枪了,执勤排长许葫芦再说什么都没用了。只能哭丧着脸,用汉阳造瞄准两名滚进路边土坑里藏身的日本特务,只要对方稍有异动,迎头就是一颗枪籽儿。

  趴在地面上的目标不容易打中,而许葫芦和他身边的哨兵们,原本也没指望自己能打中,只管利用步枪比手枪射程远,精度高的优势,压制两名日本特务,令其轻易无法抬头,更无法从容向学子们和飞奔过去的李若水瞄准儿。

  说时迟,那时快,得到李若水的及时援助,三名学子跑动的速度大增。短短七八个呼吸间,就将同伴的尸体拖进了军营。随即,丢下一支早已打光了子弹的盒子炮,各自红着眼睛冲向沙包,伸手去抢哨兵手里的汉阳造。

  “住手!你们,你们几个想干什么?不要命啦!”许葫芦哪里肯任由对方将自己的武器抢走,抬起左脚,将扑过来的一名学子踹翻在地,“找死么,冲击哨位者,就地击毙!”

  “你们不要命了!”

  “想死也不是这种死法!”

  其他几名哨兵纷纷转身,或者用腿,或者用手肘,将另外两名红了眼睛,身上带伤的青年学子打倒。坚决不给对方闯祸的机会。

  “报仇,报仇,他们杀了周方、李冰和小谢!”三名学子一边挣扎着往起爬,一边哑着嗓子大声嘶吼。血水混着泪水,顺着年青的面孔滚滚而下。

  原来,今晚被日本特务杀死的学兵,不止是刚刚中枪的那个!哨兵们登时明白了对方“发疯”的缘由,心中充满了同情。然而,他们依旧不能松开紧握步枪的手。军队不是绿林,谁也没资格意气用事。当值期间被人抢走了步枪,无论动手者是自己人,还是外人,他们过后都难逃军法惩处。

  “乒……”“乒……”“乒……”,

  “乒……”“乒……”“乒……”,

  忽然,激烈的枪声再度响起,子弹乱飞。又有十余名身穿黑衣的日本特务骑着自行车狂奔而至,一边从地上扯起受伤的同伙,一边朝着军营门口扣动扳机。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