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与子同袍 (一)_关河未冷在线阅读

第二章 与子同袍 (一)

2017-09-19更新

  七月的天,黑得很晚。

  然而,一直到夜色将整个南苑军营吞没,二十九军的一众核心将领们,依旧迟迟做不出任何决定。

  昏黄的电灯,照亮指挥部中所有人的面孔。每一名高级将领和参谋的脸色,都极为凝重。

  情况不对劲儿,非常不对劲儿!

  当听完冯大器等三名学兵的汇报之后,今天下午刚过赴任的南苑驻军总指挥赵登禹,就立刻命令周健良带领一三二师直属的特务营出去核实军情。然而,特务营的精锐们陆续带回来的情报,非但未能让赵登禹和其他二十九军高级将领们立刻判断出敌军的真实企图,反而令大家伙眼前的迷雾更深更浓。

  的确,有许多特殊的记号,出现在了南苑军营周围。不光是通往北门的道路上有,通往南门和东门的道路上也有,并且比北门更多!但是,与学兵们先被小鬼子尾随追杀的情况恰恰相反,一三二师的弟兄在外出执行任务时,竟然没有受到任何干扰和阻拦!有好几支队伍,甚至与身穿黑衣的日本特务擦肩而过。对方只是瞥着嘴冷笑了几声,便扬长而去。根本不在乎中国军人在干什么,发现没发现他们的阴险图谋!

  光凭师部直属特务营的侦查结果判断不出日寇的企图,赵登禹将军只好打电话去求助于军部。然而,宋哲元和张自忠两位将军却恰恰都外出有事,一时半会儿根本联系不上。只有政务处长,平津卫戍司令部高级顾问潘毓桂在电话旁留守,此人听完了赵登禹情况介绍之后,沉吟半晌,郑重建议:眼下二十九军绝非日军对手,贸然开战,即便能侥幸打个不胜不败,也必定会元气大伤,让中央军趁虚而入,夺走二十九军的最后立足之地。所以,请务必不要再去主动招惹日军,待军部这边跟日本人最后的斡旋结果出来之后,再决定是战是和!

  这种建议,等同于没说。如果大伙的记忆没错的话,从七月七日以来,二十九军至少已经与日军达成了三次“斡旋结果”,每次都做出了巨大的让步。而每次“斡旋结果”出来之后的第二天,日本方面就又悍然改口。重新提出更多更过分的要求,逼迫二十九军付出更多。

  这次,不知道日本人又准备拿走什么?如果是整个南苑呢?莫非留守在南苑的一万多将士,就得学着当年的东北军那样,屁都不敢放,把整个营地连同营地内储藏的枪支弹药,粮草辎重双手奉上?那样做的话,今晚南苑这万余将士,还有谁敢自称为爷们儿?

  可既没有军部的命令,又没抓到敌军即将打上门来的证据,如果南苑守军贸然就采取行动的话,肯定会授予日本人“主动挑起争端”的口实。非但会令宋哲元军长在“七七事变”以来忍辱负重所做出的一切牺牲,都瞬间付诸东流。而且结果恐怕也跟潘毓桂的判断差不多:最好也就是个不胜不败,然后白白让蒋介石的嫡系中央军赶过来捡个大便宜。(注1)

  “眼下我军所面临的情况极为复杂,因此在做决定之前,赵某想听听大伙的想法!毕竟,一人计短,众人计长!”粗略地将目前所掌握的情况汇总了一遍之后,今天下午才刚刚接手南苑驻军总指挥职位赵登禹将军用手指敲了敲桌案,缓缓说道。

  他今年三十九岁,长着一张干净的心形脸。眉锋边缘处略微上挑,两个鬓角也修剪得极为整齐。再配上明亮的双目,高挑的鼻梁,英俊得宛若戏台上的罗成。如果走在北平城的大街上,肯定能令无数胆大的少女舍不得挪开眼睛。然而放在军营里头,这种英俊武生模样,就有些过于阴柔了。根本无法让刚刚分配到他麾下的将士们望而生畏。

  果然,没等他的话音落下,南苑驻军副总指挥,骑兵第九师师长郑大章,就立刻冷笑了起来。用眼角的余光扫了扫刚刚被医生处理完伤口的三名学兵,冯大器,袁无隅和赵小楠,不紧不慢地提议:“想法,还能有什么想法?从七月七号到现在,日本人没理还要找茬呢,更何况在咱们大门口被撂倒了四五个?要我看,还是按照先前青木顾问的提议,及早派人,跟日军那边沟通一下最好。能各退一步,就各退一步。傍晚时日本人之所以穿着便衣,明显是不想把事情闹大。当时跟他们交手的,也都是学兵,严格的说,不能算是咱们二十九军的人!”

  青木顾问,是日军派往二十九军代表。负责及时沟通,避免双方出现“误会”。在中国的二十九军中,有日本籍顾问存在,还不止一个。也算是此时的中国地方特色了,很多人都见怪不怪。

群聊信息

  • 还没有任何群聊信息,你来说两句吧

推荐链接